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背棺人
背棺人 連載中

背棺人

來源:google 作者:五斗米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五斗米 懸疑驚悚 李向生

為了救我,爺爺搭上了他的命,爺爺死的那一晚,玄武背棺入黃河而我,從此身上多了一口棺材,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展開

《背棺人》章節試讀:

我叫李向生,這個名字的意義在於,向死而生。

我娘生我的時候難產離開了人世,而造成這一切後果的,竟是一口棺材。

……

我們村子挨着黃河附近,我爺爺是一個山野先生,就是幫忙給人下葬出殯的道士。

可令我想不到的是,我爺爺在我們附近的威望,比我想像的要恐怖很多。

這一切,來自於戊寅年,那一年,黃河發大水,聽聞那一年,我爺爺竟然讓我們這一截流域的洪水沒有上岸。

我也是長大後才聽聞,當時黃河水洶湧,卻怎麼也翻不上岸,湧進我們附近的村子,就好像,河裡有東西在極力將泛濫的洪水拉回去一般。

村子裏的人說,爺爺請了龍王爺幫忙,當然,為了我爺爺的安全,周圍兩個村子的人愣是沒往外說。

這件事,只能算是一個導火索,真正給我們家帶來災難的,是第二件事。

大家都知道,黃河邊存在一群吃死人飯的群體,撈屍人。

聽說後來這些撈屍人要是下水遇到什麼邪門兒的事情,也會來找爺爺處理,爺爺都會幫忙,但他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不準往外傳他的本事。

庚辰年六月,天空一片清明,並無雨水,卻驚雷四起。

家中的爺爺有所察覺,三步並作兩步衝出房間,看着突然暗下來的天色,喃喃自語:「天怒之象?」

爺爺剛說完這句話,一道身影從遠處跌跌撞撞朝着我們家跑過來。

邊跑邊慌張喊道:「七爺,救命啊!」

來人是我們這一片撈屍人的把頭黃修閑,在家中排行老三,大家平日也叫他黃三,我們小一輩,都叫他三叔。

爺爺看到黃三,自然知曉,黃三的到來,必然和這天怒之象有關。

「慢慢說,怎麼回事?」爺爺扶住差點跌倒的黃三,連忙詢問。

黃三這才告訴爺爺,有人從河裡撈出一條鐵鏈,然後大傢伙合力,竟然拽出了一口青銅棺槨。

離奇的是,自這口青銅棺槨上岸,晴朗的天空烏雲密布,雷聲滾滾,就連平靜的黃河水,也在此刻變得洶湧咆哮。

黃三頓時意識到惹禍了,這口棺材,就是禍端,第一時間前來爺爺這邊求助。

爺爺跟着黃三趕到黃河邊,只見那口棺材正冒騰着陣陣黑氣,眉頭深鎖,爺爺嘟囔了一聲:「麻煩了。」

「七爺,都是我們惹的禍,您看要怎麼處理?就算要我們跳進黃河祭祀龍王爺,我們幾個也不含糊。」

旁邊圍着黃三和幾個撈屍人,常年生活在黃河邊,他們遇到過很多邪門事,但這次的情況,很顯然不是一般的嚴重。

「行了,你們全祭了龍王爺,也沒用,讓看熱鬧的大伙兒都回去,我會親自處理。」爺爺一罷手,面色嚴肅說道。

據說,當時有人看到我爺爺就這麼站在棺材面前,也不見他做什麼,好像在說話,但河水洶湧,根本聽不到爺爺說話的聲音。

第二天一大早,銅棺不見了,那詭異的天象自然消散。

爺爺又一次救了大伙兒。

可就在當晚,我娘難產而死,我雖然活了下來,但在我的背上,有着一個古怪的黑色胎記,四四方方,像極了一口棺材。

產婆嚇得臉色蒼白,爺爺卻死死盯着我背後那口棺材一樣的胎記,無奈道:「因果報應啊……」

我出生的第二天,爺爺金盆洗手,不再給別人辦喪,周圍的人也知道,爺爺為了救大伙兒,遭了報應。

同一天,我爸離家,自此沒有回來過,長大後我問過周圍的鄰居,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爸離開的原因,有人說,我爸恨我爺爺當年非要逞強,因為那口銅棺,我娘才出的意外。

爺爺對於我爸的行蹤,從來不提。

爺爺雖然金盆洗手,但我們家不缺錢,周圍的鄰居不定時往我們家送吃的用的,黃三更是每個月都拿出一筆錢來補貼我們家的生活。

自小,我隨着爺爺學習陰陽之術,除此之外,爺爺還讓三叔教我憋氣的本事,說以後有大用。

我十八歲那年,高考落榜,爺爺又莫名其妙生了一場大病,這使得我情緒低落,甚至有點恨我爸,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難不成還能恨我爺爺一輩子嗎?

大病後,爺爺越來越古怪,每天都會去黃河邊上一站就是一天,我有幾次偷偷跟在爺爺後面,每次爺爺都會默默站在河邊上,自言自語的說著什麼,無一例外。

爺爺臨走前的那晚,將我叫到他床前,說道:「阿生,我這把老骨頭不行了,後面的路,得靠你自己走。」

「記住,我走後,一切喪事不要辦,讓你三叔找幾個人幫忙,把我喪停到屋子門口放好就讓他們回去。」

「我床底下有幾捆紙錢和一條白布,我走後子時,你去河邊,將白布一半丟進河裡,一半放在岸上,紙錢順着路,一步一張鋪到我棺材底下。」

「之後你就等,不管你看到什麼,一定不要說話,看着我棺材離開一刻鐘,你將地上的紙錢撿起,跟着走到黃河邊,全部扔進河裡。」

在那一刻,我眼睛裏的淚水再也止不住,爺爺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摸着我的頭緩緩開口道:「別哭,看到你安然無恙,爺爺就知足了。」

「之後,你將白布帶回來,纏在身上睡覺,在我頭七之前,你如果夢裡出現一口銅棺,就打電話給你三叔,後面的事,他會給你說。」

我還沒來得及問,爺爺吊著的最後一口氣落下。

爺爺走了,這個我最親的人,徹底離我而去,我擦拭了眼角的淚水,對着爺爺磕了三個響頭,這才起身,給三叔打電話。

爺爺去世,家裡就剩我一個人了,至於我爸,他估計連我爺爺去世都不知道,恐怕也不會回來。

很快,三叔趕到我家,對於爺爺的離開,三叔似乎早就知道,他身後跟着好幾個撈屍人夥計。

「大伙兒,給七爺送行。」三叔面露悲色,對着爺爺跪拜,隨後才看向我,問爺爺是怎麼安排的?

我將爺爺的話轉告給三叔,他點點頭,將我們家堂屋的棺材搬到屋子門口,棺材下兩條長凳,給爺爺整理衣服入棺。

隨後,三叔讓下面的人去挨家挨戶傳消息,今晚不得出門。

做完這一切,三叔帶着所有人離開,只留下我一個人守喪,說是守喪,但爺爺的喪事什麼都沒辦,就連靈堂都沒有。

我一直等到子時,按照爺爺的交代,找出他床底的白布和紙錢,走到黃河邊。

將白布一半丟進河裡,一半鋪在岸上,走一步,鋪一張紙錢,直到爺爺的棺材底下,隨後,我坐在堂屋裡等候起來。

就在我回到家半個小時的時間,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爬行的東西。

我瞪大眼睛,那是一隻老龜,它爬行的速度不算很快,也不慢。

它一步踩着一張紙錢,在我驚駭的目光下,直接出現在爺爺的棺材底下,身子微微一弓,竟然將爺爺的棺材整個背起。

棺材在老龜背上,格外穩固,沒有絲毫搖晃。

隨後,老龜就這麼背着爺爺的棺材,原路返回。

我心中震驚,這是,玄武背棺?

《背棺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