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遠宋妍兒
陳遠宋妍兒 連載中

陳遠宋妍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陳遠宋妍兒》章節試讀:

血王的法力化為戰鬥力,他們的腦域也是堅固無比,一般的精神波根本無法攻擊進去。 就算是長生境九重的高手,也很難攻破他們的腦域防護。 這是血王們得天獨厚的優勢。 不過,血王們也有自己的劣勢。他們無法御劍殺人,無法以法力來凝聚元神和煉化元神! 黃金血族雖然強大,但真正強大逆天的只限於索羅爾親王和老祖宗。 而血王們還是有跡可循的。 當然,如今的其餘幾位親王也算是非常不錯的。 至於神域,神域在外界眼裡是強大無匹,不可動搖的存在。 這一份威嚴是來自於神帝,中華大帝,魔帝,修羅大帝,這四位大帝的確是沒人能夠撼動的。 至於幾位師尊們和內門一代弟子看起來強則強矣,但卻很多人連一名血王都打不過,更別談對抗血族的親王了。 不過,神域里還有一些太上長老也是非常厲害的。 這是神域神秘的地方。 話說明白一點就是,太上長老們痴迷於修鍊,不管世事,將所有俗務都推給了那些師尊們。 就像是神帝他們,那可是不管事的。 而黃金血族的老祖宗,同樣也是不管事的。 說起來,神域的傳承還不到一百年。神域的前身是造神基地,後來被毀滅之後,神帝重新建造神域。 而黃金血族的傳承已有千年之久。 但黃金血族在神域面前,卻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且說此時,沈墨濃被一名血王連連劈殺,她馬上以神妙身法躲避。 沈墨濃幾次想要反擊,但那血王將戰斧用的風雨不透,沈墨濃根本沒有機會。 一時之間,沈墨濃險象環生! 也是,血王力量比沈墨濃強大,又能自動防禦精神波攻擊。而且,他還拿了戰斧。 沈墨濃手無寸鐵,一時之間,自然是很難應付的。 這時候,其餘三名血王對摩羅也發動了攻擊。 血王在沈墨濃面前是強大不可動搖的。 但是血王們在摩羅面前卻是悲催的。 一名血王一戰斧狠狠的劈中了摩羅的頭部。 砰的一聲,那戰斧直接斷裂。 那血王見狀駭然失色,不過他已經沒有機會做別的反應。摩羅直接掐住了他的咽喉,將他提住,朝天上一丟。 那血王騰飛出三十米高空,最後直接摔在了樹上,又將樹枝砸斷,然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接着,這血王猛地吐出一口鮮血,昏死過去。 摩羅就跟掐小雞似的啊! 可憐這強大的血王,太悲催了。 另外兩名血王也好不到那裡去,摩羅將他們兩人提在手上,就這麼一對撞。 砰砰! 兩人相繼暈死過去。 這一幕,讓那邊重傷的白雪看的再度想要吐血。 你妹啊! 這是強大的血王啊! 哥哥你不要這麼玩啊!你這樣子像是電視里絕世高手幹掉兩個普通士兵一樣。 摩羅轉身就看見沈墨濃被逼的險象環生了。 那血王突然就覺得不對勁了,他覺得周遭太安靜了。 這貨突然就後退跳開,他環顧四周,馬上見到自己的隊友全部暈死過去。 這血王叫做派克,派克後背發寒,他覺得這一切太不對勁了。 派克沉吟一瞬,轉身就開逃。 「小崽子,逃得了嗎?」摩羅冷笑一聲。 「不要追!」沈墨濃立刻阻止了摩羅。 摩羅停下腳步,好奇的看向沈墨濃,道:「為什麼不追?」 沈墨濃對摩羅的強大也是有了再一次的認識,她心中驚嘆不已,面上卻是不動聲色,說道:「總要有個人回去向老親王報信,也要讓老親王知道你的厲害嘛!如此我們才有談判的資格!」 摩羅恍然大悟。他說道:「這些彎彎道道我不懂,反正我就負責打架。」 大約十分鐘後,陳揚一行人開車過來。 陳揚與摩羅見面,兩人自是歡喜。 不過在路上也不方便敘舊,眾人將白雪和其他三名血王搬上車後,然後就打道回府。 回到伽藍公寓後,陳揚給白雪專門安置了一個房間。 其餘三名血王則關在一起。 摩羅對陳揚說道:「他們的傷勢很重,短時間恢復不了,你們不用擔心。另外,我也會盯着他們,不會給他們任何反抗的機會。當然,也絕不會有任何人來救得走他們。」 有摩羅的保證,陳揚眾人自然可以高枕無憂。 隨後,陳揚為摩羅準備了接風宴。陳揚也為摩羅鄭重介紹了自家的兄弟。 摩羅對羅峰等人則表現的很冷淡,他可不是自來熟的人。 不過眾人也不太在意,陳揚也知道摩羅的性子。他相信大家相處時間久了,自然就會有感情。 吃飯的時候,眾人喝着香檳。 沈墨濃問陳揚道:「現在摩羅也來了,咱們也抓了黃金血族的人,你打算下一步怎麼走?」 眾人便都看向陳揚。 陳揚沉吟一瞬,說道:「摩羅雖然強大,但光靠摩羅一個人就想要讓黃金血族屈服,這似乎不太可能。」他頓了頓,說道:「眼下,我的想法是黃金血族有成熟的產業鏈。我們再通過談判中,找他們分一些產業鏈過來。只要我們有足夠的盈利之後,我們可以把目光放到外面去,再通過外面的盈利來供給博爾州總部。」 羅峰則說道:「之前我們看好這裡,是因為這裡退可守,進可攻。但現在與黃金血族勢成水火。咱們等於是在自己的心臟部位放了一個隨時都可能會炸掉的炸彈。這樣看來,博爾州的優勢已經蕩然無存啊!」 羅峰說的很有道理,眾人面上都有擔憂之色。 陳揚說道:「大哥說的這個問題我有想過。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咱們初來乍到,名聲也不響亮,若是一來就被黃金血族趕走。難免會讓眾多宵小將我們看扁了。將來咱們建立基地,煉丹等等,總會有一些不開眼的人把目光瞄到我們的身上來。」他頓了頓,說道:「但只要咱們將和黃金血族的這一仗打好了,那便是打響了我們的威風。將來我們要面臨的也就只有黃金血族,而其餘的宵小之輩,以及其他的勢力都不敢再對我們動念頭。」他頓了頓,說道:「另外,黃金血族在這邊產業眾多,他們其實也是投鼠忌器,怕我們壞了他們的大事。所以咱們之間是可以取得一個平衡的。也許到時候,咱們還可以建立攻守聯盟。」 陳揚這麼一說,眾人立刻就覺得有道理了。 羅峰也表示了認可,說道:「那好,就照你說的辦。」 「下一步,怎麼走?」林冰問陳揚。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當然是發請帖去請索羅爾老親王來赴咱們的宴,這也算是禮尚往來嘛!」 「派誰去送請帖呢?」林冰接着問。 陳揚還沒回答,羅峰先說道:「莫武去吧。」 莫武頓時猶如被針刺了一下的跳了起來,他說道:「大哥,我本事最是不濟,我怎麼去呀?」 秦林也就說道:「大哥,還是我去吧。」 羅峰淡冷的掃了一眼莫武,說道:「二弟去,就可以打敗黃金血族的人?」 莫武馬上明白了羅峰的意思,其實誰去都是一樣的,都不可能在黃金血族的總部戰勝黃金血族的人。 但這次去,本來就不是打架。 可眼下,莫武也知道自己這邊和黃金血族已經撕開了臉皮。莫武是害怕去了會出事。 不過眼下羅峰發話,莫武還是一咬牙,說道:「我去!」 陳揚也說道:「莫武,大哥讓你去,不是因為你不重要,要你去送死。而是因為,這一次去送信,你絕不會有事。」 羅峰淡淡說道:「三弟,你不用跟他解釋。若他連這一層都想不明白,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莫武頓時訕訕,他摸了摸腦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其實,他心裏是有那麼一絲難受的。 因為羅峰在眾多人面前,從來不給他留一絲面子。 但羅峰是他的大哥,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索羅爾親王在德克康家族的城堡裏面。 他正在等待着白雪那邊行動的消息。 而血王派克則是連滾帶爬的來到索羅爾親王的面前的。 此刻,老親王正在門口曬着溫暖的太陽。他的前面是噴泉,噴泉的水花四濺,晨風吹來,卻是讓人如沐春風。 老親王見到派克之後,不由失色。「怎麼了?」 派克哭喪着臉,跪着說道:「殿下,大事不好了。雪小姐還有其餘幾位血王兄弟,全部被對方給抓走了。」 索羅爾老親王不由駭然失色,他嗖的一下站了起來,說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派克便很聽話的再說了一遍。 索羅爾親王不可置信,問道:「怎麼會這樣?誰抓的他們?」 老親王知道自己這幾個手下的本事,尤其是白雪的本事。 他不敢想像,天下間有什麼人能抓了他們。 抓人和殺人,顯然是殺人要容易的多啊! 派克當下就說道:「就是那個黑袍人,咱們去堵住了他們。雪小姐用玄光劍刺那黑袍人,沒想到黑袍人直接吃了雪小姐的玄光劍。而且只是一掌,雪小姐就被打成了重傷。後來,我和其餘幾位兄弟攻殺沈墨濃和那黑袍人。我是跟那沈墨濃戰在一起,本來,沈墨濃已經要被我打敗,可是就在這時,我發現其餘幾位血王兄弟已經躺在了地上。」

《陳遠宋妍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