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盜墓回憶錄
盜墓回憶錄 連載中

盜墓回憶錄

來源:google 作者:三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小北 懸疑驚悚 房敬敏

張小北曾經是豪門張家少爺,十五歲那年張家破產,為了躲避高額債務,父母自殺身亡,就展開

《盜墓回憶錄》章節試讀:

小孩搖了搖頭,轉身就走。
我快步跟上,想要問個清楚,小孩再次開口,說自己是帶路的,要找誰就讓我自己去找。
略微思索了一下,我估摸着這是山下黃沙村裡的孩子,被拐上來當了嚮導。
我們這行跟打窩子釣魚有些像,很多本地人不知道身邊有陵寢,但對地表上的環境熟悉。
我們有時候會需要他們來帶路,而且這種年紀的孩子沒見過世面,輕易不敢去舉報我們或是聯合村民來個黑吃黑。
跟着他走了一段,一路上我都在跟他搭話,小孩有些冷漠,除了告訴我他叫葉天之外,別的一概回答說不知道。
包括我詢問他為什麼要往溪水裡投放紙棺,他也說不清楚,只是有人給了錢,讓他做這件事兒而已。
我跟着這個叫葉天的小孩走了一段,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在繞過一個土坡之後,正前方出現了篝火的光亮,以及圍在火堆旁的三個人,在他們身邊不遠處,已經搭建了四個灰色的帳篷,遠看上去就像是矗立的墳塋子一樣。
我看到這三人中唯一的女性,便加快了腳步跑過去。
距離她還有不到十米的時候,我把即將喊出的『敏姐』兩個字咽了回去。
我對敏姐太熟悉了,眼前這個扎着馬尾烤着肉乾的女孩,不是她。
她和另外兩人同時回頭看向我,眼神中滿是冷漠,氣質上倒是和敏姐有些相似。
對視了不到兩秒,邊兒上一個皮膚黝黑穿着短袖,露出胳膊上腱子肉的青年人便開始對我罵了起來。
「你他娘的能不能準時一點兒,都特么在等你了!」
我皺了下眉,沒直接罵回去,倒不是怕了這個肌肉猛男,更多的其實是疑惑。
「你認識我?」
我眯了眯眼睛,瞄向他腳邊的軍綠色背包,裡頭閃着寒光的鉤爪和帶着黃泥的洛陽鏟都已經露出來了。
肌肉猛男挑了挑嘴角冷哼道:「老子管你是誰,看你這小雞崽子樣,剛入行不久吧?
別以為下過幾回地就當自己是爺了,你這樣的一看就是個短命相。」
我回應一個冷笑,心中暗自盤算。
這廝不認識我,但卻把我當成了合夥下地的人。
根據村民的描述,他們這隻隊伍是四個人,三男一女,除了小葉子和刺頭兒肌肉男 ,另一個男性是個手腕上戴着金絲楠珠串子的小老頭,人數已經全都對上了。
但是剛才那個冷漠的年輕女孩,不是敏姐,這和我掌握的情報有誤。
「小夥子,別緊張,黑龍也不是全沖你,我們雖然早來了幾天,但是也還沒任何進展,就算你來了也只能跟我們一樣干瞪呀。」
老頭雖然一副尖嘴猴腮的刻薄模樣,但言談舉止倒是很友善,而且那個叫『黑龍』的青年人沒再多言,顯然這老頭說話是有些分量的。
我湊到篝火旁坐下,沒有輕易開口探問敏姐的下落。
簡單的接觸,我已經明白了這隻隊伍的性質,就是群夾喇叭的,說白了就是臨時拼湊起來的隊伍。
這種事情在行當里很常見,尤其是零散的小團隊或者單幹的獨狼,在發現了好坑之後人手不夠,就會托一些信任的中間人幫自己招募人手,而這些人在此之前可能互相併不認識。
我想不通的是,聽他們的語氣,我也是成員之一,但是敏姐失蹤前沒給我提及安排了這趟活兒,而且我現在也分辨不出到底是哪一個假冒敏姐的名義給我留了字條。
「小夥子,怎麼稱呼?
聽你口音是南方的吧?」
老頭說話的時候,很自然的拿走了冷漠女剛烤好的肉乾,同時開始探問我的底細。
我隨口扯謊道:「我是孤兒,不知道是南方還是北方人。」
老頭輕輕點了下頭,黑龍又開始對我投來鄙夷的目光。
「南邊那些人都喜歡拉幫結派,這個小雞崽子肯定是被踢出來的,就他這樣的,我反正不信他能一個人單幹。」
在確定互相不知底細之後,我便藉機探問:「你看不上我這樣的,為什麼要拉我入伙?」
黑龍雙目一瞠,抽了根燃燒正旺的木柴朝我面門掃過來。
畢竟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我看出他只是想嚇唬我,就保持了佁然不動的姿勢。
黑龍將火棍從我眼前掃過,笑的有些狂妄:「這就嚇傻了?
果然是個雛兒。」
我未作回應,對面那個老頭卻對我投來意味深長的目光:「黑龍,別再招惹這位小兄弟了,這位果然是個好手。」
黑龍被訓斥後,先是疑惑,但依然對我是不屑的態度。
我藉著篝火,將自己背在身上的干饃饃烤了烤,隨便對付了幾口,便問他們,我今晚睡哪兒?
黑龍第一個接話:「你愛睡哪兒睡哪兒,誰特么讓你空着手來的。」
「除非......月妹子願意跟我擠一擠,我倒是可以把帳篷讓給你。」
冷漠女孩看都沒看她一眼,起身走向了中間的一頂帳篷。
黑龍似乎是習慣了這種情況,扭頭對邊兒上那老頭道:「掌柜的,把你這干閨女給我唄,這樣咱就算一家人了,以後我給你幹活再少拿點兒。」
老頭微笑搖頭:「我沒攔着你,你要是拿的下月丫頭,儘管去。」
黑龍輕輕嘆了口氣,又想把火氣發泄在我身上,投來挑釁的眼神。
我已經明白了他對我的敵意來源,黑龍和這對養父養女不是一個團隊,但卻很熟悉,並且黑龍想加入他們。
而我的到來,讓他有了危機感。
正思忱之際,我背後突然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回頭看去,一個約莫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端着羅盤跑了過來。
「不是四個人嗎?
怎麼又多了一個?」
我脫口而出,黑龍鄙夷一笑:「傻缺,你當這小娃娃也是我們的人嗎?
就特么是撿來帶路的。」
說話間那個中年人已經到了近前,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輕輕頷首算是打過了招呼,然後便轉頭對黑龍和那老頭說話。
「還是沒找着,但這山上的風水錯不了,肯定會有斗,你們也算沒騙我。」
我聽了幾句,確定了中年人也是應邀而來的,所以最有可能發起這次活動的,是那個老頭。
但他剛才想要摸我的底,也不像是冒充敏姐給我留紙條的人。
既然所有人都不是,那麼唯一的可能,冒充敏姐的人並不在山上,或許是把我們這群人彙集到一起的那個,我意識到自己是被利用了。
但我也不好明說我不是來夾喇叭的,如果我要單獨下山,眼前這些人也肯定不會告訴我指坑那人的身份。
我暗自思忱片刻,現在能做的,是留下來從帶隊的老頭口中打探消息。
實在不行,就乾脆把這趟活兒幹完,下山之後帶上冥器,能找到組局那人的可能性更大,他讓我們來二龍坡,就是想讓我們摸金,定然是要親自收貨。
想清這些之後,我就起身去了最大的那頂帳篷,管它是誰的,先睡了再說。
我在帳篷里躺下沒多久,來了兩個人。

《盜墓回憶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