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林婉婉傅沛的小說
林婉婉傅沛的小說 連載中

林婉婉傅沛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錯愛成癮:傅少追妻火葬場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錯愛成癮:傅少追妻火葬場

三年前,他單膝跪地向她求婚,發誓要讓她成為這世間最幸福的新娘。 可一年後,她意外流產,他車禍換腎,一切卻再也回不去。 如今,她累了,想要離婚,傅沛卻將她囚禁在了家裡。 他說:離婚,想都別想,你這輩子都要贖罪! 林婉婉苦笑:傅沛,我肺癌晚期,你留不住我的命!展開

《林婉婉傅沛的小說》章節試讀:

第九章他要讓她比死更難受!

林婉婉被傅沛大力甩開,導致頭撞在了柜子角上,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忍不住『嘶』了一下。

她蹙眉忍着疼,伸手去摸後腦勺,才發現右手早已鮮血淋漓,耷拉着的那塊肉還隨着手動而甩來甩去,看起來更為滲人。

但這些,傅沛並沒有看到。

他只看到林婉婉舉起手,以為她要動手打葉朵兒,條件反射地再次將她推開。

「拿開你的臟手!」

說罷,他抱起葉朵兒向外走。

到了門口的時候,他停下腳步,陰鷙的眸子冷冷盯着地上的女人,一字一頓警告道。

「林婉婉,這是最後一次,要是讓我看到你欺負朵兒,我保證讓你比死更難受!」

比死更難受?

她現在不就是這樣么?

忽然,她想起了弟弟,也顧不上身上的血,便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追上傅沛,將他攔住。

「阿沛,我弟弟呢?」

剛剛葉朵兒的話說的不明不白,但她猜了一半。

林家破產多半和傅沛有關,而傅沛把她關起來的那天,也明確提到了弟弟,所以她認定了弟弟就在傅沛手上。

見傅沛不說話,林婉婉拽住他的衣袖,哭着哀求道:「阿沛,放了我弟弟,好不好?他才十三歲……」

傅沛厭惡地看了她一眼,抬腿將她踹開,冷冷甩下一句:「林婉婉,你再這樣,我會讓你這輩子都見不到他!」

聽到這句話,剛想從地上爬起來的林婉婉瞬間就安靜了。

她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不能連弟弟都沒有!

她縮在地上,由於腹部被踹了一腳,傷口又被扯開,鮮血將衣服染紅。

只是,她忘記了身上的疼痛,獃獃地看着傅沛抱着葉朵兒離去的背影。

愛情,就好像曇花,盛開只有一時,卻讓你惦念了一世。

甚至,為了那一時的歡愉,丟了一輩子的快樂。

她的心很疼,彷彿千萬根針扎着一般,讓她喘不上來氣。

這兩年,她從來沒有將傅沛和林家破產聯繫在一起。

她一直認為,就算他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就算他再恨她,也不至於……

一直到秦子舒來,她依舊雙眼無神地坐在地上。

秦子舒本是沒打算再管的,可一想到林婉婉哀求他保密的眼神,便動了惻隱之心,還是決定買了飯過來看看。

可他剛轉過彎,便見林婉婉坐在一灘血里,整個人目光空洞無神。

秦子舒連忙將飯放到一旁,將她從地上抱起來,送回病房,然後叫醫生。

醫生來的時候,看着她右手耷拉着的血肉,忍不住皺眉,訓斥秦子舒:「你怎麼看的人?這手上的傷是硬生生拽出來的!右手算是廢了,不能打針了。」

護士趕緊幫林婉婉處理傷口,看着那血肉模糊的手,護士的心都揪了一下。

這得多疼啊。

可整個過程,林婉婉都沒有一絲反應,沒有喊痛,也沒有掙扎,彷彿那傷口和她無關。

她的後腦勺被柜子角撞傷,雖然不嚴重但也流了血,醫生做了簡單的包紮。

「林小姐,你還年輕,愛惜一點自己的身體吧,不然這樣下去,半年時間都沒有了。」

一直到聽到這句話,林婉婉才動了一下。

她抬頭看向醫生:「那我還有多久?三個月,有么?」

醫生看着她的模樣,忍不住搖搖頭:「你再吃一塊肥皂,怕是三個月也沒了。」

三個月也沒了么?

可她還不能死!

弟弟還沒找到,林家破產的真相還沒查到,她怎麼能死?

「我會乖的,我還不能死。」

說這話的時候,林婉婉的眸子裡帶有一絲堅韌,好像在下什麼決定。

醫生和護士離開之後,秦子舒站在一旁,久久沒有開口。

他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或者應該怎麼安慰她。

眼前的林婉婉,哪裡還有當年林家大小姐的風貌?

身體瘦弱的像一張紙,抱起來都好似抱着空氣,臉上毫無血色,就連紅唇也變得乾澀蒼白。

最先開口的反倒是林婉婉,她的聲音有些沙啞。

「秦律師,你怎麼來了?是阿沛有事要你交待么?」

結婚這幾年,她都很少見到秦子舒,畢竟也沒什麼法律事項需要溝通。

秦子舒搖頭:「不是,他不知道我來了。」

林婉婉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向秦子舒,抿唇苦笑道:「也是,他現在哪有空管我。」

「你想吃什麼?」

秦子舒將話題轉移開來。

傅沛是他的兄弟,林婉婉是他兄弟的老婆,夫妻感情的事,他不便於插手。

「我沒什麼胃口。」

看着林婉婉的樣子,秦子舒有些心疼。

都已經被折磨成這樣了,不吃飯怎麼行?

「你不吃飯,怎麼活下去?」

聽到這話,林婉婉好像想開了一般,朝着他笑了笑:「你說的對,是應該好好吃飯。」

聞言,秦子舒一喜,好在不需要費力勸。

「今天,你先喝粥,明天我再帶別的,可以么?」

林婉婉很乖巧地點頭:「嗯,可以,那我吃皮蛋瘦肉粥。」

「好。」

看着林婉婉把粥喝了,秦子舒就走了。

晚上的時候,林婉婉看着漆黑的夜空,心中的涼意只增不減。

她和傅沛到底是怎麼變成了現在這樣?

林婉婉在醫院住了兩天,身上的刀傷好了不少,她的身體也能自由活動了,便要求出院。

醫生是不讓的,但她不喜歡醫院裏消毒水的味道。

尤其是,這家醫院裏還有葉朵兒。

醫生也拗不過林婉婉,只能叮嚀了她幾句,就放她出院了。

別墅里本就空空蕩蕩,幾日不住人,就越發顯得冷清陰森。

林婉婉簡單擦拭了一番,吃過葯,躺在熟悉的床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翌日一大早,林婉婉是被門鈴吵醒的。

她以為是傅沛,打開門才發現是秦子舒。

「秦律師?」

秦子舒將手裡的早餐舉起,笑道:「我去醫院才知道你出院了,你肯定不會按時吃飯,所以我給你送過來了。」

林婉婉一怔,讓開身讓他進來。

這幾日,都是秦子舒陪她吃飯,她倒也有些習慣了,並不見外。

兩人剛在餐廳坐下,便聽到大門被人打開,緊接着屋子裡響起那道熟悉,卻很煞風景的聲音。

「你們在做什麼?」

《林婉婉傅沛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