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聖王令江河於樂瑤
聖王令江河於樂瑤 連載中

聖王令江河於樂瑤

來源:外網 作者:江河於樂瑤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江河於樂瑤 都市言情

創業成功的江河因得罪權勢而被關進精神病院,而這小小的瘋人院卻隱居着一位世外高人,江河拜師門下,練仙法,習醫術,學風水,鑒古寶,三年後,當江河出院,卻發現兄弟反目,女友背叛,父母靠吃鹹菜度日,妹妹被逼當了舞女......展開

《聖王令江河於樂瑤》章節試讀:

「講!」

只見張大龍面露狠色:「您若是看那馬天放不順眼,屬下立馬派人做掉他全家!」

聞言,江河譏笑一聲。

曾經,馬天放是他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但,現在江河貴為聖門之主,已經是馬天放觸不可及的存在!

「不必了,我想讓他死,一隻手就能捏死他!」

「是!屬下告退!」

很快,張大龍開着奔馳離開了小區。

第二天,江河如約來到了宴味樓門口。

宴味樓是江北頂級的五星級飯店之一,其口味與風格在江北都是獨樹一幟。

等到了天字間,江河便看到了兩個人。

一個是昨天見過的張大龍,而另一個,則是一名身材魁梧壯如泰森般的壯漢,他的身上遍布紋身,此人便是江北赫赫有名的地下皇帝,猛虎堂堂主,虎凱!

見到江河之後,虎凱再也難忍心中的激動,直接跪在了地上!

「猛虎堂虎凱!見過聖王!」

張大龍也一同跪在了地上:「猛虎堂張大龍,見過聖王!」

「聖王,能否方便讓屬下看一眼信物?」

虎凱小心翼翼地問道。

江河身為聖門第二代聖主,能證明他身份的只有兩個。

一,他後背的圖騰。

二,聖王令!

江河直接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塊令牌,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塊通體為黑色隕鐵打造的令牌,上面雕刻着複雜又古老的符文。

只是一眼,虎凱便確定了聖王令的真實性。

「真的是聖王令!十年了!聖王終於回來了!」

虎凱激動地吼道。

「十年?已經這麼久了嗎?」江河眉頭緊皺。

在院內的三年,江河苦練各種技能,但卻從未過問過聖門之事。

此時,江河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鼎居一號現在誰在打理?」

虎凱一愣,隨即回答道:「鼎居一號尊貴非凡,只有聖王有使用資格!目前鼎居一號沒有人有入住!只有物業在維護!」

聞言,江河微微點頭。

既然如此,那麼馬天放和於樂瑤婚禮舉辦地鼎居一號,應該只是重名而已。

此時,虎凱難掩激動之意,問道:「十年前,前聖王一戰斬殺國內九名頂級高手!從此便從大夏消失!聖門,已經十年無主了!」

「敢問聖王,前聖王可好?」

虎凱抱拳問道。

「十年前的那一戰,師父身受重傷!急需十二種極為稀缺的藥材療傷。」

「為了不引起仇家注意,我替師父在暗中接管聖門,就是為了這十二株奇葯。」

江河將一張a4紙拍在了桌子上。

紙上畫著一株奇異的花,這花長相奇醜無比,花瓣內卷,宛如一張大嘴,像是食人花。

「第一株,奇異花。」

虎凱看着紙上的花,好奇地問道:「既然是找十二株藥材,為何不一起尋找?」

「我也不知道,師父說了,找到第一株,才能去找第二株。」

「你現在發動所有勢力,去給我尋找這株花!」

江河道。

「是!」

虎凱思索一番,道:「聖王,我認識一個人,他喜歡種植各種奇花異草,我想他應該會對這奇異花有所了解。」

聞言,江河眼前一亮:「是誰?」

「蔣忠生,我明天就帶您去他家拜訪他!」

「如此最好!」

正在江河與虎凱商議之際,敲門聲響起。

砰砰!

「凱爺在嗎?」

虎凱瞥了一眼張大龍,而張大龍立即走過去打開了房門。

只見在門外,一名中年男人帶着一名女孩兒與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笑眯眯地站在門外。

江河在看到那名女孩兒後,微微一愣。

林初雪?被譽為江北第一才女的林初雪?

江河仔細打量,只見她身穿一身淡黃長裙,皮膚白皙,五官精緻,美目巧兮,美得驚艷,站在中年男人的身後,端莊大方,一身大家閨秀的氣息。

「凱爺,您大駕光臨,怎麼不提前知會一聲呢?我好備兩瓶好酒啊!」

林承安笑道。

林家是江北四大家族之一,而林家家主,便是面前的林承安。

見到他,虎凱也是比較客氣:「我跟朋友吃個飯而已,沒想着麻煩你。」

「朋友?」

林承安上下打量了一番江河,能被虎凱單獨宴請,對方勢必不是一般人。

但,整個江北的青年才俊他都認識,卻唯獨不認識面前的江河。

「這位是?」林承安好奇地問道。

「江河,他父親是醫生,曾經救過我的命。」虎凱開口解釋道。

江河的身份是絕密,絕不能透露半分。

「原來如此。」

見江河並無來歷,林承安也不再理會江河。

「林家主,身後這位?」

虎凱皺眉看向林承安身後的醫生。

那名醫生約莫三十多歲的模樣,戴着眼鏡,看似文質彬彬,但眼神中儘是傲氣。

「他可是從省城第一醫院來的內科主任!他是整個江北最好的內科醫生!」

「您也知道,我這身體最近有些不舒服,所以請張衡主任來看一看。」

虎凱微微點頭:「三十多歲便當上了第一醫院的內科主任,了不起啊!」

「那林家主你的身體沒事兒吧?」

林承安笑着搖了搖頭:「張主任檢查完之後,我這顆懸着的心總算落下去了,張主任說沒事兒,只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而已。」

可以看得出來,林承安十分信任張衡。

而張衡也傲聲道:「林家主,整個江北都找不出比我更年輕的內科主任,我說沒事兒,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

「是是是……」

林承安連忙點頭稱是。

只是請張衡前來出診,林承安便花費了上百萬之多!對待張衡,他自然十分客氣。

但此時,江河卻幽幽道:「林家主,我看您的身體,可不像是沒事兒的樣子啊!」

一句話,讓整個現場瞬間寂靜下來。

所有人都看向了江河,林承安的面色也是一沉,如若江河不是虎凱的客人,恐怕他早已經大發雷霆了。

「小兄弟,你憑什麼這麼說?」林承安問道。

「我見你面色發白,走路虛弱無力,身上還有股淡淡的藥味兒,你怕是命不久矣啊!」

江河一句話,當場讓林承安暴怒!

「小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連張主任都說我十分健康,你卻敢咒我?」

張衡也極為不滿地看向江河:「你是什麼人?你是醫生嗎?你有行醫資格證嗎?不懂就不要亂說!」

聞言,江河淡淡一笑:「林家主,我只是看你是虎凱朋友,所以好心提醒。」

「你怕是活不過三炷香的時間了。」

《聖王令江河於樂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