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是陰陽天師
我是陰陽天師 連載中

我是陰陽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一座酒塢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一座酒塢 張恆雲 懸疑驚悚

我出生的那天,村裡螞蟻搬家,老鼠挪洞,如同逃災一般逃離了村子家裡人請來了附近威望不俗的劉瞎子給我算命劉瞎子說:「河邊女人,勿理睬」「山上獵戶,勿靠近」將死之人,勿回話」展開

《我是陰陽天師》章節試讀:

隨後,曲子萱和我互相留了電話後,便迅速離去。

當然,不只是她,陳家的人也不能留下,我回頭來到陳家老大面前,說道:「你們先回去,這裡的事,交給我和大海了。」

聽着棺材內,不斷響起的砰砰聲,陳家的眾人也早就不想待在這鬼地方了,迅速離去。

等人都走光,只剩下我和邱大海後,我才深深的吸了口氣,目光重重的落在棺材上。

「老張,接下來怎麼整?」

我想了想,迅速的從背包中迅速拿出四個早已疊好的紙船。

將這四個紙船放置在棺材的四個角。

然後又拿出封棺釘,重新將棺材再釘了一遍。

這陳老太太的怨氣可不小,若只是化為惡鬼還好說,最怕的就是成了屍鬼。

所謂屍鬼,便是惡鬼鑽入亡屍。

陰氣怨氣混合之下,力大無窮,極端嗜血。

天很快,便黑了下來,一股陰風颳起,周圍的溫度驟降。

邱大海忍不住搓了搓肩膀,開口說道:「奶奶的,咋突然變這麼冷了。」

「別開口。」我趕緊出聲提醒。

然後目光落在了棺材旁。

一個孤苦伶仃的老太太,此刻正蹲坐在那,正是陳老太太的魂魄。

她蹲在棺材旁,喃喃自語:

「我這輩子苦啊。」

「老公死得早,我一個人從早忙到晚的賺錢,辛辛苦苦的將兩個孩子拉扯長大。」

「原本以為孩子大了,就有好日子過了。」

「沒想到兩個孩子都看不上咱們縣城,要去大城市闖蕩。」

「孫子孫女見了我,也跟陌生人一樣。」

「這就算了,可他們一年也回來不了兩天。」

「總算,我病了,病得厲害,以為孩子們可算能回來好好陪我一段時間。」

「但,忙啊,開口閉口就是怪我生了病,耽擱了他們做生意。」

聽着陳老太太的抱怨,我默不作聲,我心裏明白,這便是她心中的怨氣所在。

我慢慢的蹲到一旁,開口說道:「陳老太太,無論如何,都結束這一生了,該為下輩子考慮了。」

「該投胎了。」

唰的一下,陳老太太的雙眼,直勾勾的盯着我,聲音冰冷下來幾分:「我為什麼要投胎?我不走,我還要留下來,我要看着我孫兒孫女結婚生子……」

聽到這,我微微皺眉起來,這就是陳老太太的怨結所在嗎?

不過這倒也正常,很多冤魂野鬼,倒也談不上多大的仇怨,就是不肯離開人世罷了。

「我不投胎,我不走。」

「我還沒死,我還沒死。」

陳老太太嘴裏念念有詞,說完,竟想轉身鑽入棺材。

若是她鑽入棺材,進入屍體,便極有可能化為屍鬼。

我手早就捏着一張黃符,在陳老太太朝棺材衝去的瞬間,我便將黃符拋出:「上引三清,下引五魁,尋引真焰,降祟伏魔。」

黃符貼在棺材的瞬間,陳老太太的魂魄撲在棺材上,瞬間大聲尖叫起來,碰到棺材的雙手,猶如被烈焰灼燒。

周圍的溫度瞬間再降下幾度,陳老太太目光陰冷的盯着我:「張恆雲,我看着你小子長大的,你要害我?」

「陳老太太,就是因為你看着我長大的,我才好言相勸。」我深吸了一口氣,也明白,看樣子勸說陳老太太自己投胎轉世,不太現實了。

瞬間,我從包中拿出一根鐵鏈,沖了上去。

我拋出鐵鏈,瞬間將陳老太太的魂魄給纏住,隨後貼上一張黃符。

陳老太太被鐵鏈困住,不斷的掙扎,嚎叫。

面目猙獰的瞪着我,彷彿下一刻就要將我給吞掉一般。

我死死的拽着鐵鏈,面色平靜,緩緩開口念道:「遍滿十方界,常以威神力,救拔諸眾生,得離於迷途。」

「眾生不知覺,如盲見日月,我本太無中,拔領無邊際……」

被我早就布置好的四艘白色紙船,緩緩升起,飛到了陳老太太的頭頂。

隨後,陳老太太不斷的大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從四艘紙船中傳來。

很快,老太太的魂魄,便被徹底吸入這紙船之中。

紙船緩緩飄起,慢慢飄向遠方。

「呼。」我鬆了口氣,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看樣子比我想像中的要順利一些。

處理像陳老太太這樣尋常的冤魂,倒不是什麼麻煩事,我真正擔心的是……

那些黃皮子。

若不是中間那隻黃皮子搗亂,本不會出這樣的幺蛾子。

「解決啦?」邱大海站在旁邊開口問道。

他並沒有陰陽眼,看不到剛才的陳老太太,只能看到那四艘紙船緩緩飄起。

我微微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恩,陳老太太已經投胎去了。」

「這麼順利,你剛才還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邱大海鬆了口氣,笑呵呵的說道:「你之前又不是沒對付過這樣的冤魂,搞得多嚇人一樣。」

我白了邱大海一眼,看了一眼現場,說道:「行了,讓陳家人回來重新安葬老太太的屍體吧。」

我伸了個懶腰,突然,隨身攜帶的那副常九爺的畫卷,輕微顫抖了起來。

隨後,我耳邊響起了常九爺的聲音。

這倒讓我有些奇怪,要知道,常九爺雖然庇護了我多年,但基本上也很少會主動開口說話。

「張小子,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剛才那個叫曲子萱的丫頭離開的時候,有一股黃皮子的味道,可跟着她的車呢。」

聽到常九爺的話後,我臉色頓時一變:「九爺您怎麼不早點說?」

「咯咯,我只護着你的安危,那個丫頭的事我可管不着,我現在出言提醒你,都算是發善心咯。」

常九爺怪笑一聲後,便沒有了聲音。

我深吸了一口氣,趕緊拿出手機給曲子萱撥去電話。

嘟嘟嘟。

電話一直沒有接。

我心裏隱隱有些不安,總算,曲子萱接了電話。

「喂,恆雲先生,還有什麼事嗎?」

聽到曲子萱的聲音,說明她沒出事,我心裏微微鬆了一口氣,急忙問道:「你在哪呢?」

「我啊?剛到池靈縣縣城呢,馬上到加油站,加了油就上告訴了,怎麼啦?」

「你別亂動,我馬上過來。」我急忙說道。

「啊!」

可我這句話還沒說完,突然,電話那頭,突然想起曲子萱的尖叫聲。

「曲姑娘,曲姑娘。」

此時,不管我怎麼叫,那邊的曲子萱都沒有回話。

糟糕。

我趕緊對邱大海說道:「這裡就讓陳家人自己來處理,走,曲姑娘出事了。」

很快,我們跑下山坡,開着邱大海的二手麵包車,迅速朝靈池縣加油站的方向趕去。

邱大海開着車,看着我的表情,忍不住問:「對了,還沒問你呢,那曲姑娘是你啥人啊?剛交的女朋友?」

「不是我說你啊老張,說好一起當光棍,你這偷偷就找個女朋友,還找了這麼漂亮個女朋友。」

很明顯,這些話,邱大海估計早就想問我了,只是剛才忙着陳老太太的事,一直沒抽出時間呢。

我撇了他一眼,說道:「別廢話,這些事回頭再說。」

我心裏更是忍不住嘀咕,如果說曲姑娘就是能救我命的人,那黃皮子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她。

隨後,我心裏更加疑惑起來。

那些黃皮子為何要死死的纏着自己如此多年呢?

另外,曲家老爺子出事,好像也與那些黃皮子有關。

加上現在……

沒過多久,我手機又響了起來,我低頭一看,是曲子萱打過來的。

我趕緊接起電話,聲音那頭,是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哎你好,這姑娘暈倒了,你是她家屬嗎?我剛給她送到咱們靈池縣縣醫院。」

「我看她最後一個電話好像是給你打的,就通知你一聲。」

「好,謝謝。」

掛斷電話後,我趕緊對邱大海說道:「縣醫院。」

我和邱大海跑進縣醫院時,趕緊來到急診科。

看到曲子萱躺在一張病床上,值班的醫生問了一聲後,說道:「你倆來得正好,先去把費用繳一下,這姑娘我檢查了一下,沒什麼問題,就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昏迷過去了。」

「我建議是先留院觀察一下,實在不行,明天送市裏面看看。」

「多謝醫生。」我連連點頭。

繳費後,曲子萱被送入一間病房內。

邱大海看着暈迷中的曲子萱,說道:「看樣子曲姑娘沒啥問題,你也別瞎操心了。」

「你懂個屁。」我臉色很難看,說道:「她身上,有很濃的黃大仙味道。」

我只能聞出曲子萱身上瀰漫著一股妖味,但卻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我急忙拿出常九爺的畫,問道:「九爺,您能看出曲姑娘有什麼問題嗎?」

很快,常九爺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沒啥問題,就是她這丫頭活不過三天罷了。」

《我是陰陽天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