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午夜少女
午夜少女 連載中

午夜少女

來源:google 作者:葡萄樹柿子樹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倪迦 容蝸 懸疑驚悚

一個十八歲的少女,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雖然有着別人都很羨慕的能力,對她來說卻是另一種災難,一個個失眠恐慌的夜,因為受到驚嚇猛烈顫動的心臟無時無刻都在深受着折磨展開

《午夜少女》章節試讀:

解決了倪迦的事情後回到家裡好好睡了幾天,一開始還以為尋倪迦要費大功夫吶,沒想到夜夜出現在我身邊的新娘就是她,主要是她當時怨氣纏身看着着實恐怖,雖然看過她男朋友記憶里的她,但她那個樣子一時之間還真是讓人認不出來,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呀。

雖然做好事是很爽,可這個世間的冤屈多了去了,我哪能個個都管。我就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人,所以我決定還是得好好找一位大師做一下法,讓我變成正常人,畢竟一睜開眼就是各種恐怖的臉,換做是誰都多多少少接受不了吧!

由於被很多大師騙過的我,也不能說被騙吧,可能是他們道行不深而已,我覺得我一定要學些道法,這樣我自己懂了之後,那些牛鬼蛇神我才能一下子分辨出來,只有我自己學道懂道,才能從中找到真正的大師,起碼我是這麼認為的。

走出家門的這天天氣有點冷,風也很大,路上只有幾個人,一個在跑步,另外兩個在放風箏,諾大的田野里跑的好不歡快,看着這種簡單的歡樂,我在想人活着是為了什麼吶?

這一刻好像不那麼執着自己這不為人知的能力了,又返回了家中,去家門口的菜地里扭了一顆白菜,中午包了頓餃子。

等家裡只剩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又開始一個人手舞足蹈,自言自語,在外人看來像是精神病,其實我是在和它們對話。

我對面是一個很漂亮的小姐姐頭髮看着又黑又亮,發量還多,臉蛋小小的,我的一隻手就可以覆蓋全部,眼睛上挑,有點類似狐狸眼,眉毛也很濃密,鼻子高挺,側臉看線條很完美,嘴巴小小的,唇色很淡,167厘米,95斤的樣子吧,這個外表真是沒得挑,很是完美,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說話溫溫婉婉的很是溫柔。

死的倒是不慘,是自殺,記憶里為情所困,為了一個渣男付出了全部的愛,到最後發現這個男的自始至終都是不過是跟她玩玩而已,這個男的結過婚了,婚姻美滿,跟她在一起不過是一時的新鮮感,厭了就拋棄了。

我告訴她:「你解脫不了是因為你現在魂魄分裂,看着是一個整體,其實有兩個你,一個你在腦海里說不過是一個男人而已,真愛他的話就應該希望他幸福,另一個你在腦海里說,憑什麼,憑什麼拋棄你的人幸福美滿。」

女鬼:「我只知道我很難過,太難過了,兩年,我沒有一刻是不想他的,想忘怎麼都忘不掉,又愛又恨,每個夜裡都是帶着對他的恨睡着的,白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想他,回憶夢裡的他,想念一個人的滋味不好受,後來尋了一個自殺的契機就投河了,原以為終於可以解脫了,沒想到死後無法投胎,更是沒日沒夜的想他。」

容蝸:「這。。。」我看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我也沒愛過人,沒體驗過愛情,你說的我也不懂,不過為了一個男人自殺還是不值得的,」我呵呵一笑說:「你死都死了,我說這些也沒用哈!不要往心裏去,我這個人經歷的少,也不會勸人。」

女鬼:「你說的我當然明白,沒遇到他之前我一個人瀟洒自由又快樂的,我原本以為自己會一個人過一輩子的,直到他的出現。」

看穿着應該是春天,晚上一個男的騎了一個摩托車,一個女的騎了個三輪車,後面坐着的應該是她妹妹,夜黑風高的,翻車了,月色下,男的魁梧的身姿吸引了她,目測應該有8塊胸肌,185的樣子,劍眉星目,不過嘴唇有點薄,我看着應該是個薄情人,狠心人,不過女鬼姐姐也不是這麼膚淺的人,吸引她的應該還是車翻了之後,他立馬停下來幫助了她們,車壞了之後他騎着他的摩托把她們送回了家,然後雙方互留了手機號,愛情就這麼開始發芽了。

第一天她約他去看河,第二天去河上面玩沙子,第三天讓他吃自己親手種的菜,唉,少女懷春,可惜好景不長,女鬼姐姐的家人發現之後,見了這個男的,商量婚事,然後他就暴露了本性,私下男的對女鬼姐姐說,他是不會娶她的,他早就找到比她好的了,嘴上答應不過是怕如果不答應,她們就不能繼續交往了。

唉,村裡人都知道她快結婚了,結果男的跟別人結婚了,女鬼姐姐的父母也罵她,還把聽來的對她的議論也說給她聽了,怪不得走不出來,其實按我的分析,女鬼姐姐愛的是她記憶里的人,跟那個男的沒有關係,愛的是那個那天晚上救她的人,愛的是把她當小孩子一樣陪她玩水玩沙土的人,總之愛的不是那個男人。

然後看到女鬼姐姐家裡人逼婚,而她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了,男人都是一樣的,一樣自私,只考慮自己,對她好不過是為了自己有利可圖,女鬼姐姐在家瘋了一樣,大喊大叫,哭的不能自已,眼淚一滴一滴的,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人的眼淚是流不完的,女鬼姐姐坐在她房間的地面上,突然間不哭了,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雙眼紅腫,披頭散髮,然後打開抽屜,從一個包裝盒裡抽出了一個刀片,面無表情的在手腕上划了很深的一刀,鮮血噴濺而出的那一刻,我看到女鬼姐姐的眼睛突然睜大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趕緊止血,嘴上呢喃着,不行,不能死在家裡。

晚上等血差不多止住的時候,剛打開房門,她的父親就進來了,想來是一直守在門口的,一眼就看到了她的手,女鬼姐姐獃滯着坐在床尾,她的父親跪坐在她面前捧着她的手沉默不語,女鬼姐姐就一直盯着她父親的滿頭白髮,久久的沉默着。

《午夜少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