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十里荷塘的水根本就沒有淹到別院,是羅勉身邊的小廝傳了假消息,他們擔心家人的安危,跟着羅勉往千雲山嚇跑,沒想到剛到那邊,就被羅勉派人扣下了。 這個老匹夫說了,讓他們幾個內閣大臣聽他的吩咐,不然就要殺了他們的家人。 肖啟盛看着手裡的傳位詔書,片刻之後緊緊皺眉,猛的遞給了身後的兵部尚書趙忠。 趙忠拿着這傳位詔書,感覺自己就像拿了燙手的山芋一樣。 肖啟盛這個混蛋,到底什麼意思? 莫非這傳位詔書有問題? 不然他為何一語不發,直接塞給了自己? 趙忠心裏憋屈,顫抖着手打開了詔書。「這……這不是皇上的字兒,雖然模仿的很像,但差了些火候,還有這上頭落的玉璽印,明明就不對。」趙忠瞪大眼睛,大聲吼道。 作為兵部尚書的他,是齊宥的心腹。 只要他家王爺還活着,今日贏的未必是齊新。 再說了,王爺還有兩三萬人馬在千雲山呢。 雖然他的家人都被羅勉抓起來了,但人現在離他們這兒有些遠,那邊的人一時半會不知道這邊發生的事兒。 他的家人暫時是安全的。 「不錯,這傳位詔書是假的。」肖啟盛也大聲喝道。 俗話說的好,富貴險中求。 羅勉這個老匹夫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如果由着羅勉把齊新推上了皇位,那他肖啟盛就算能保住一條命,也從此和權力失之交臂了。 他可不想做個普通人。 所以……拚死一搏吧。 「羅勉,你居然和邕王勾結,弒君篡位,一定不得好死。」一直眯着眼睛的戶部尚書馮遠山大聲吼道。 「你們……」羅勉望着這幾人,臉上滿是冷意。 這幾個老傢伙,是不要命了嗎? 還是說,他們不在意家人的死活? 刑部尚書裴元興也加入了眾人的行列聲討羅勉。 「羅勉,別以為你抓了我們的家人,以他們的性命威脅,我們就會聽你的吩咐,跟着齊新造反,齊新弒父篡位,哪怕現在得逞了,以後也會不得好死,我大康王朝的大軍,一定會直入京城,取你們狗命,替皇上報仇。」裴元興沉聲喝道。 他算是把最後這層紙窗戶給捅破了。 反正事後,他們也未必能保住性命。 與其跪着死,不如站着生。 他已經豁出性命了。 別拿家人威脅他,大不了共赴黃泉。 「你該死。」羅勉死死盯着他,臉上滿是冷意。 「諸位大人都是齊宥的心腹,自然向著他說話,弒父的人是齊宥,可不是邕王殿下。」工部尚書秦天明策馬到了羅勉身邊,轉過頭盯着裴元興等人,痛心疾首道。 齊新的臉色十分難看。 在大康王朝,內閣大臣們也是各的尚書,權力頗大。 六位尚書,居然只有四位站在他這邊。 現在他明明佔盡了先機,這些人依舊不願意投靠他。 在他們眼裡,齊宥就那麼好嗎?好到他們為了追隨齊宥,連命都不要了? 「殺了他們。」齊新突然抬起手,冷笑着說道。 此時的他,面上帶着一絲瘋狂。 他連自己的父皇都敢殺,更何況是別人? 他今夜就要殺殺殺。 只要不聽話的人,全都殺了。 西郊大營雖然有接近一半的人馬背叛了,可他還有英武衛的人,加起來足以將那些叛軍一網打盡。 至於山上還有兩三萬齊宥的人馬…… 齊新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等他把手底下這些人處理好,再殺了齊宥和齊鈺他們,哪怕山上的人下來,也無濟於事了。 他有父皇的傳位詔書在手,皇族齊家只剩下他一個血脈,其他人根本沒有別的選擇。 至於那幾個老傢伙說傳位詔書是假的。 齊新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這是他親眼看到父皇寫的傳位詔書,不可能有假。 「隨本將進沖,殺了這些叛賊。」陳浩煒高聲吼道。 他們的人馬少一些又如何? 五舅舅還在呢,五舅舅說了,讓他都不用怕,迎頭猛干就行。 陳浩煒也好,他身後的幾個小將也罷,以前都是京城裡大家族的公子哥。 沒有去軍營里歷練之前,的確有些紈絝,但後來不一樣了。 特別是陳浩煒,他父親母親鬧到那樣的地步,他早就成長起來了。 喝酒划拳賭骰子,不過是做個雲朗父子看,麻痹他們的罷了。 隨着陳浩煒一聲令下,他身後的大軍義無反顧,都跟着他往前沖。 就在此時,外圍也傳來了喊殺聲。 眾人一開始還以為是在旁邊看戲的英武衛加入了戰圈,要幫雲宏他們,結果才發現喊殺聲是從東邊傳來的。 「王爺……不好了,東郊大營的人馬到了。」一個副將騎馬狂奔而來,一臉驚恐道。 「不可能。」齊新猛的瞪大了眼睛。 就像西郊大營安插了別人一樣,他也在東郊大營安插了自己的人。 他為了皇位,圖謀了二十年,做了很多安排。 東郊大營的大軍明明被牽制住了,怎麼又過來了。 齊新心亂如麻,還沒有想出對策,又有一側傳來了喊殺聲,是長溯河的方向。 雖然漲水了,但也沒有將四處全部淹沒,還是有些地勢稍高的地方積水不深,最多到人腳踝位置。 有不少人從那邊衝來了。 「王爺……看旗號,是蟒蛇軍。」立即有人稟道。 齊新聽了後,險些從馬背上摔了下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蟒蛇軍在盛州城,他們趕過來,走陸路要好幾日,不可能的。」齊新備受打擊,喃喃自語道。 羅勉的臉色也有些蒼白。 這是要敗了? 「王爺,逃吧。」羅勉騎着馬到了齊新身邊,低聲說道。 外頭八萬大軍包抄而來,加上陳浩煒手底下那兩萬多西郊大營的人馬,十萬人了。 他們手裡只有三萬人馬,打不過的。 山上還有三萬人呢。 「逃…… 不……本王不逃。」齊新沉聲說道。 為了今日,他努力了二十年,他付出了那麼多,眼看就要成功了。 現在如果逃走,那就功虧一簣了。 他不甘心啊!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