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net」!
自古江南多才子,在這文人輩出的地方,處處透露着風雅的氣息。
無論是街景,還是來來往往的行人,無不像是從煙雨中走出來一樣。
白牆青瓦,古道沉香。
男的是溫爾儒雅的倜儻,女子是柔媚婉約的嬌羞,與玉京城人文風情截然不同。
長孫燾領着虞清歡在街頭的小攤子坐下,點了兩碗熱騰騰的餛飩,上頭點綴着青翠欲滴的蔥花。
看起來清湯寡水的,吃下去卻別有一番滋味,虞清歡接連吃了兩碗,這才抱着肚子露出心滿意足的笑意。
「其實美食不一定在著名的大酒樓才能吃到,有時這種小攤小販,更有塵世的滋味。」
長孫燾把湯都喝乾了,這才回她:「把自己說得好像下凡的仙子一樣,你知道塵世什麼味么?」
「當然!」虞清歡握住他的手,「一間屋,一碗湯飯,幾畝地,還有你。這就是我的塵世。」
長孫燾道:「還有明珠和灰灰,小紅和小黑。」
二人相視一笑。
這時,攤主走了過來,手緊張地搓着:「二位爺,小店只是小本經營,二位爺就別砸場子了行嗎?」
兩人的手還在握着,兩人的視線也還在交錯着,聽了攤主的提醒,二人連忙環視一圈,只見周圍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們。
哦!險些忘了,他們在眾人的眼裡不是一對痴男怨女,更不是狗男女,而是兩個狗男人!
虞清歡笑了笑:「大叔,對不住!一時大意,忘了婉約的江南,大概是無法接受這種豪放的風格。」
說完,她在眾目睽睽之下,握住長孫燾的手,高高舉起,大搖大擺地離開了餛飩攤子。
長孫燾任由她拉着,唇角帶了寵溺的笑意,看得一眾大姑娘小媳婦搖頭惋惜。
走了一段路,虞清歡放開長孫燾的手,兩人四目相對,靜默片刻,忽然放聲大笑。
虞清歡指着長孫燾:「你方才的表情真到位,瞧見那些人的反應了么?哈哈哈哈……」
長孫燾輕輕拍了一下虞清歡的腦袋,忍俊不禁:「看到了,就像看見鬼一樣。」
二人又是一陣大笑,這才繼續往下一條街走去。
前頭人頭攢動,都聚在一座高樓前,原來是哪家急着嫁姑娘的人家正在拋繡球招親。
虞清歡十分好奇,拉着長孫燾往人堆里湊:「你說是不是那小姐長得太丑,所以才在大晚上做這種事?這是破罐子破摔了么?白天好歹還能看到一星半點的相貌,現在就算扔到缺胳膊少腿的歪瓜裂棗也得認啊!也太草率了吧!這比抓鬮還不靠譜。」
長孫燾道:「這是這裡的習俗,女方結過一次親,想要梅開二度,所以才在晚上舉行招親儀式。」
虞清歡撇撇嘴:「就算第二次也不能如此草率吧?畢竟是一輩子的事情。」
長孫燾道:「這個世道賦予姻緣太多規矩,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這麼幸運。」
正此時,人群一陣高呼,原來是招親的小姐矇著面紗出來了。
黑咕隆咚的,只能看出個人影,但那身金光閃閃的打扮,還是吸引了不少男子,前仆後繼。
「走了走了。」虞清歡剛拉着長孫燾要走,繡球就在眾人的手中滾了一邊,最後被推到虞清歡和長孫燾的方向。
「糟了!」眼看繡球就要掉在身上,虞清歡與長孫燾施展輕功,迅速離開了招親現場。
末了,二人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又躲過一劫。」虞清歡直呼幸運。
長孫燾戳了一下她的小腦袋:「都賴你,什麼熱鬧都想湊。」
虞清歡往旁邊一躲,輕輕落在了一座畫舫上,長孫燾跟在後面,落到了她旁邊。
畫舫上,幾個書生正在進行文友間的雅聚,見有人從天而降,目光不約而同地「釘」過來。
「打擾了,你們繼續,你們繼續!」虞清歡尷尬說了聲抱歉,拉着長孫燾準備離開,卻被其中一書生給叫住了。
「相見便是有緣,不如坐下共飲一杯如何?」
說話的他不是誰,而是刑部尚書家的那個紈絝,李元。
此時他已換去一身錦衣,着青衫在身,紈絝氣息已褪去,儒雅書生的模樣躍然於面前。
虞清歡假意推脫:「哎,我又不懂。」
李元道:「我也不懂啊!只是這夜色難得,就這麼走了未免可惜,二位公子請坐,不必這麼拘禮。」
虞清歡拉着長孫燾加入他們,因為長孫燾的到來,其他幾人明顯如臨大敵,以為自己沒有了出風頭之日。
卻不曾想來的是個「啞巴」,只會看着旁邊的公子傻笑。
行酒令時小公子輸了,他擋。
玩遊戲時小公子輸了,他挨罰。
任勞任怨,比那貼身小廝還要忠心。
李元見王爺喝下不少酒,擔心王爺秋後算賬,連忙提出換個玩法。
他隨便說了句「虞相致仕」,便引得幾人高談闊論,唾沫橫飛地發表着自己的觀點。
有人認為虞相在天下學子心中地位不高,但也算有功績。
有人認為相位的擔任者只有功績不行,還需要有水平。
提到風先生,所有人只有一個想法——若是風先生為相,這個世道將會更加清明。
最後,一書生問虞清歡:「楚兄,你有什麼看法?」
虞清歡凝眉想了想,最後道:「我沒有什麼想法,雖然十年寒窗,只為一朝折桂。但在我心裏,讀書這種事它應該沒有貧富貴賤之分,是人人可以擁有、接觸的機會。」
「一支筆,一張紙,可以讓愚昧的人變得聰明,可以讓井底之蛙看到更為廣闊的天地,也可以讓心靈空虛的人得到滿足。」
「一支筆,一張紙,可以改變整個世界。我心目中的盛世太平,是無論貧富貴賤,所有人都有走進學堂的機會,是不分尊卑,所有人都有通過讀書改變命運的可能,是不管男女老少,所有人都可以通過文字去認識這個世界。」
「比不認字的人多認了幾個字,比懵懂愚昧的人多看了一眼世界,比貧窮的人多讀了幾日書,這些在我看來,都不算高人一等。」
「真正的優秀,是比那些和你享有同等機會的人還要厲害,是在一眾競爭者里脫穎而出,是比任何人在上進的道路上不知滿足。」
「所以你非問我讀書有什麼好處,我對讀書有什麼看法,我只能總結出一個觀點,那便是通過讀書『改變自己,改變世界』,創造出一個老有所依,幼有所養的天下,百姓不再餓肚子,人人都有飯吃,都有衣穿。」
「至於是誰為官,誰為相,只要他扛起應負的責任,他是誰重要麼?」
眾人沉默了,驚於虞清歡所思所想的同時,也覺得這根本就是空談。
這個天下,遠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多少人為了苟且偷生,與苦難的命運抗爭着,每日都在生死邊緣苦苦掙扎,不得好死,也不得好活。
怎麼可能實現老有所依,幼有所養?
這不可能!
但天下的讀書人,多少會擁有一些崇高的理想,除了金榜題名的野心,他還懷揣着滿心熱忱,想要在朝野施展抱負,做一個心繫天下、青史留名的人。
正因為如此,他們沒有取笑虞清歡,反而打心底尊敬這個,比他們還要敢想敢說的人。
長孫燾望着她,滿懷心思都化作潮濕的心緒,從溫柔的眸底透出光亮:「晏晏,這盛世必如你所願。」
眾人的嘴巴誇張地張到最大,這是什麼意思?這兩人是怎麼回事?
見眾人震驚且沉默,虞清歡連忙拉起長孫燾:「又被誤會了,溜了溜了。」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