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紙紮店
紙紮店 連載中

紙紮店

來源:google 作者:拔刀齋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范曉春 趙強

同一間紙紮店分了陰陽兩面,一面陽間,老闆是個精瘦老頭,一面陰間,老闆是店裡的一個紙人江陵誤入陰間紙紮店,成了店老闆的契約工人想要解除合約?那只有去死!展開

《紙紮店》章節試讀:

警官一聽這話,頓時嚴肅起來,命令我老實交代情況。我知道避無可避,只能老老實實將經過說了一遍。我說,北江發現的女屍是我丟下去的,她叫范曉春,是我女朋友,是我殺了她。

我一邊痛哭一邊說著,警官狐疑的指着麻袋:「你是說,這麻袋裡裝的你女朋友的屍體?」

我狠狠的點頭,警官道:「可你剛才不是說警方已經在北江發現了她的屍體么,那她怎麼還會在你的袋子里呢?」

我猛地抬頭,這個邏輯,我卻怎麼也理不清楚了。

警官嘆了口氣,無奈的上前扯開了麻袋。麻袋裡沒什麼屍體,只是一床棉被,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我卻越發緊張起來,我明明將她殺了,屍體呢,怎麼會不見了?警官點了支煙,吸了一口,道:「原來是個精神病!」

「不,我不是精神病,我叫江陵,我女朋友叫范曉春,她劈腿了我的好兄弟趙強。」我猛地站起來,一把抓住**的胳膊,極力向他證明着什麼,不過,他們卻搖了搖頭,說,最近北江壓根沒發現什麼女屍的。

怎麼會這樣……

我徹底糊塗了。

「小夥子,你說的那兩個人我記得,一個月前發生過一起車禍,兩死一傷,死者就叫范曉春和趙強,傷者好像叫……對,江陵。」

警官的話像炸彈一樣丟進我心裏,我愕然的看着他們,感覺眼前的世界如此不真實。幾個**也明白了什麼,相互看了一眼,低聲議論着。

「聽說那個江陵撞傷了腦子,該不會是……」

「玄乎,受了傷就幻想自己殺了人?這是什麼邏輯。」

「哎,一個精神病你跟他叫什麼勁,走吧走吧!」警官沒興趣理我,上了警車,飛快離去,只丟下傻獃獃的我愣在了原地。

看着被我塞進麻袋的棉被,我鬆了口氣,可很快精神再次緊繃起來,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兩個人到底是怎麼死的。

我坐下來冷靜思考,想把近幾天發生的事捋順一些,或許我的精神真的出了問題,又或者是他們出了問題。就在我全神貫注的時候,大腦里忽然出現一個男人的聲音。

「嘿嘿,怎麼樣?同意跟我合作么?」

午源街?腦海中忽然蹦出這麼個名字,很奇怪,本市根本沒有這麼個街道,那這個名字我是從哪裡聽來的呢?就在我迷茫的時候,記憶開始一點點回歸,我終於想起來了。

其實范曉春對我的背叛,我並不是毫無察覺的,早在事發以前我就懷疑他倆有事,可我不敢求證。你可以說我慫,也可以認為我太愛范曉春,太過害怕失去她,太看重和趙強之間的情義了,所以我只能自己苦惱。

那段時間我經常借酒澆愁,漸漸的心中的仇怨越來越多,我開始在喝多了之後大罵他們兩人。一天夜裡我喝的實在太多,迷迷糊糊的走回家去,不想卻迷了路。

我走進一個陌生的巷子里,那裡很黑,巷子兩邊都是緊閉的大門,我看見有個老太太蹲在門口燒紙,就上前去問路,她告訴我,這裡是午源街。

她像看怪物似的盯着我,告訴我這裡不是我該來的地方,還叫我趕緊離開。我心說連你個老婆子也嫌棄我,也要驅逐我么,她越是叫我走,我越是不想離去。

就這樣,我走進一個紙紮店裡,這時候實在太累,就坐在凳子上休息。紙紮店老闆走過來,笑嘻嘻的問我遇到什麼事了,可不可以和他說一說。

我正愁無處訴說,又見店老闆滿臉和善,就將遇到的不平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店老闆聽後點了點頭,只說了一句話:「是他們對不起你,你該叫他們受到懲罰。」

這時候店老闆拿出一個鐵盆,兩個紙糊的小棺材,又要我用毛筆在棺材上寫上他倆的名字,然後點燃了扔進鐵盆里。

他說,小夥子,你這麼氣憤,怎麼不罵他們呢?

我那幾天沒少罵人,聽他這麼一說,就對着熊熊火焰開罵了,我罵范曉春下賤,無恥,不要臉,罵趙強不是東西,,總之什麼難聽罵什麼。

店老闆搖了搖頭:「你這叫什麼罵人的話,真想解氣,就該叫他們去死。」

酒氣上來,我桌子一拍,大喝道:「對,去死,你們倆去死吧,哈哈哈!」

我倒是罵了個痛快,罵完之後迷迷糊糊起身離開,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午源街的。再次醒來我是在家裡的床上,因為喝的太多,頭痛欲裂。

腦子裡偶爾出現幾個片段,也只以為自己做了一場夢,並沒有放在心上。兩天以後,范曉春主動找上我,對我提出了分手。

事已至此我再也忍受不住,終於問她是不是和趙強好上了?她沒有否認,就在我失去理智的質問她的時候,趙強出現了,護在了范曉春的身前。

我倆差點動了手,不過,這時候范曉春接了個電話,她媽媽心臟病發,已經住進醫院了。范媽媽對我不錯,我一聽就急了,三個人急急忙忙打了的士,往醫院趕去。

讓我生氣的是的士來了,范曉春主動和趙強坐到了後排,很自然的把我隔離到了副駕駛位置。要知道我們還沒有正式分手,那時候她還是我女朋友啊。

范媽媽病情危重,我雖然生氣,卻強壓制怒火上了車。在車上趙強一直安慰范曉春,握住她的手,把她摟在懷裡,范曉春也不顧忌我在場,和趙強肆無忌憚的依偎在一處。

就在我氣憤難平的時候,大腦忽然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你不恨他們嗎?恨就罵吧!」

我像是着了魔,一股腦將「夢」里罵人的話全都罵了出來,范曉春驚愕的看着我問:「江陵,你說什麼?」

「我說叫你們去死,你們怎麼不去死?」罵出這句的時候我都嚇到了,那語氣,那表情,那恨不得他們下十八層地獄的樣子,完全不是我自己。

我回過神的時候,車子砰地一聲撞上了隔離帶,范曉春和趙強直接從后座飛了出去。我因為系著安全帶身子未離開座位,可我卻親眼看着他們被疾馳而來的車輛碾壓過去。

《紙紮店》章節目錄: